新闻:真假“蒸功夫”,包子被爆违法添加香精

  近日,北京查封多家打着“蒸功夫”旗号添加香精的包子铺。据了解,这些包子铺并不是北京蒸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绝大部分都是一些安徽安庆老乡经营的假“蒸功夫”。他们非法使用香精,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蒸功夫方面表示,他们早就想打假了,一直屡劝未果!

从地沟油到香精包子 “餐桌”岌岌可危

  地沟油泛滥餐桌,香精包子堂而皇之的进入人们的视野,多家冒名“蒸功夫”包子铺被查处,曾经“味美肉鲜”的包子不过是披着“香精“外皮的伪劣食品。

  人们还未从地沟油泛滥餐桌的消息中回过神来,香精包子已堂而皇之的进入人们的视野,日前北京查处多家冒名“蒸功夫”包子铺,曾经“味美肉鲜”的包子顷刻间原形毕露:原来不过是个披着“香精“外皮的假冒伪劣食品。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但近年来,食品安全已不只一次挑动着大众的神经。味千拉面的“骨汤门”“黑作坊”,肯德基的“豆浆门”,麦当劳的“吃蛆事件”刚刚消停了一段时间,现如今“地沟油”“香精包子”又大篇幅的霸占各大媒体头版头条。如何保卫我们的餐桌不受污染,已成了当下急需解决的问题。 

香精包子背后的产业链

  “香精包子”背后明显存在着一个违法产业链,这个违法产业链至少包括违法食品添加剂生产窝点、小餐饮培训公司以及遍布全国的“香精包子”店铺等。

  《新京报》记者经过深入调查更发现,类似蒸功夫包子、周黑鸭、久久鸭等小餐饮食品,有专门的公司可以培训,培训的主要内容就是使用食品添加剂,一些市场上被禁售,或者来路不明的添加剂,在这种公司均可买到。

  “香精包子”培训:2000元速成

  北京多家冒牌的“蒸功夫包子店”,香气扑鼻背后,是涉嫌滥用“香精”的结果。滥用香精等添加剂的食品业,“香精包子”,仅仅是冰山一角。记者调查发现,有所谓的“培训学校”,对外公开销售小食品“秘方”,包括“周黑鸭”、“久久鸭”、“麻辣烫”等,而这些秘方均包括多种食品添加剂,其中部分已被明令禁止使用,另一些则超出规定的添加标准。相关涉及品牌均否认与此有关。

  目前,北京这样的培训班不止1个,他们通过网络招生。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纷纷来此“取经”,并回家开店。而他们培训的费用,在这里,学“蒸功夫”2000元,“麻辣烫”2000元,“周黑鸭”3800元,各个项目“明码实价”。

  添加剂用量超标

  该公司关于羊肉串、奥尔良鸡翅等的“秘方”中,3斤肉或鸡翅要加入15克呈味核苷酸二钠。该业内人士说,该物质是一种增味剂,按照相关规定,其作为调味品,使用量是每千克使用0.10-0.15克。据此计算,其使用过量。

  据相关专家表示,食品添加剂的用量有严格的规定,如果过量使用食品添加剂,擅自扩大食品添加剂使用范围,或者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都是违法行为。如果人长期食用食品添加剂严重超标的食品,会对人体的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危害。

  现场打印“品牌使用证”

  学员毕业后,就可以要求相关人员打印品牌使用证,工作人员在证书纸上写上“兹授××特许加盟商,享有蒸功夫包子品牌使用权,有效期至二零四一年八月三十一日”,落款是“北京金辉环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时间是2011年8月31日,使用权是30年。

  北京蒸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公司与这家涉事公司并无关系,也从未授权该公司进行技术转让,也没有进行此类员工培训。

  此前,他们在国内也曾发现有类似的转让周黑鸭技术的“技术公司”或“餐饮文化公司”。这些公司打着“技术转让”的旗号,纯粹是为了骗钱。

香精包子是否安全?

  美国普度大学食品工程专业博士云无心称,根据使用香精的成分,才能确定其使用的安全性。

  对于这种“veltol”品牌的几乎全英文标示的香精,北京卫生监督部门人员称,有可能是“假冒伪劣产品”,或是无口岸有关检疫检验手续,它的安全性也无法得到保障。

  相关专家称,食品添加剂存在滥用问题,首先是生产者不懂,没有按照规定添加,有时候凭着感觉添加。还有部分由于食物原料变质,生产者通过香精,调味剂来改变形态,掩盖原来的缺陷,比如会借助香精去除腥味、臊味。这些添加剂都是用于提香的,如过量使用,会对肝脏及神经系统有影响,对代谢排毒能力较弱的老人、产妇、小孩的危害则更为明显。

  这些添加剂有骨髓浸膏、猪肉精粉、肉香乙基麦芽酚、甜蜜素等,许多明确是不可食用的,对人体非常有害。

“香精包子”需多部门共同监管

   一种“veltol”品牌的“肉味香精”几乎全是英文标注,在北京地铁站附近的多家包子店铺采用这种香精可以使包子香味浓郁,昨天,北京市卫生监督所表示,已在全市及重点区县进行部署,要求朝阳区、昌平区卫生监督所对辖区内包子进行检查,即日起,北京市将在全市范围内对包子类小餐饮进行为期10天的重点整顿。

  食品安全问题一直是百姓的心头病,猪肉精、奶制品质量问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未完全消退,又迎来“香精包子”的“冲击”,对于“香精包子”中所掺杂的香精成分,制作包子的工作人员也说不上来,只知道这个牌子的香精并不容易买到,行业内却将该香料作为“生财工具”,通过添加这类香精使店铺生意红火。

  然而,我国食品卫生法规、标准中规定肉馅中不能使用香精香料,添加香精来做包子是属于非法添加,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梁铭宣认为,此次“香精”包子再次暴露出我国食品卫生监管漏洞,很多时候最先发现食品安全问题的不是食品监管部门,而是通过媒体曝光某食品安全内幕,随后食品监管部门才开始大肆查处,食品监管部门在监管过程的不到位导致问题食品在市场中的长期流通。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张砚霖指出,在“香精包子”被媒体曝光后,食品监管部门迅速采取了大动作,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对于该种香料网上求购者甚多,这表明市场上存在较多该类问题食品,加上该香精包含品种繁多,可见,该类香料生产已经形成一定规模,其背后产业链较长,要彻底铲除该类非法食品“产业链”不能仅靠卫生部门单一力量,工商部门、公安部等多部门合作才能有效解决问题。

  中投顾问发布的《2011-2015年中国食品行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指出,食品行业是关系百姓切身利益的行业,食品安全问题频发将严重影响公众对国家监管机制和部门的信任,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制约该行业的发展。

小作坊包子的公信力问题

  小作坊也有公信力问题。让百姓信任,靠小作坊自己,更靠政府监管部门的严格规约。唯其如此,才能让百姓饮食健康有保障。

  遍布京城的食品小作坊,其饮食安全问题正进入公众视野。媒体对个别包子铺的调查,就触目惊心。

  猪肉大葱使用肉味香精、肉精油,牛肉馅料使用牛肉香精、烤牛肉香精。买进劣质肉,用香精提味掩盖。销售者、生产者都知道这些香精“国家已经不让卖了,只能偷着用”。擅自挂着“蒸功夫”牌子,却与“蒸功夫”无关。有的没有卫生许可证,员工也没有健康证,“上面查得紧”便“暂时歇业”。

  凡此种种,俱是食品小作坊的典型情状。监管处于猫鼠游戏状态,生产者既不守法度也不听从良心,整个小作坊的食品生产销售呈现出一种不卫生、低水平、浅层次、欠规范的运行模式。

  然而,就是这样的食品小作坊,却与上班族和普通居民的生活密切相关,担起了提供早点等城市重任。这些食品小作坊的经营者怎么了?自己都未必会吃的东西怎么敢卖给他人吃?自己也是普普通通的人,也是为了生计而做这种小本生意,怎么可以为了赚钱而昧良心,连基本的道德底线都不守了?怎么可以伤害和自己一样普通的衣食父母?为什么不珍惜这种门槛低、上手快的就业机会?

  当一些普通经营者的道德出现滑坡、为了多赚钱什么都敢干的时候,唯有进行惩罚性处置、抬高准入门槛,才能让从业者不敢越雷池一步。然而,或许令决策者和执法者两难的是,祭出重典必令他们倾家荡产承受不了,不用重典他们却不守规则;抬高准入门槛必令他们中的大多数失业,同时提高了普通居民的生活成本,门槛低则鱼龙混杂,一肚子坏水的人反倒干得如鱼得水。

  实事求是地说,除非从头到尾都寸步不离地监管,这些小作坊要想添这加那简直是易如反掌。靠这证那证的管理方式远远不够,靠搞饮食卫生大检查的方式也只能管得了一时,靠制定食品小作坊的严格卫生标准只能对那些遵纪守法的本分人管用。从长远计,执法者可以用暗访抽查的办法,保持一种常态化的市场监管。同时对那些百姓的日常饮食,执检者可以用平民的身份购买进行抽检化验,保持一种动态的食品安全监测。对抽查的问题食品予以严惩,如此必能震慑来者。

  小作坊也有公信力问题。让百姓信任,靠小作坊自己,更靠政府监管部门的严格规约。唯其如此,才能让百姓饮食健康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