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原文

  江汉思归客, 乾坤一腐儒。

  片云天共远, 永夜月同孤。

  落日心犹壮, 秋风病欲苏。

  古来存老马, 不必取长途。

江汉注释

  江汉:长江、汉水之间。当时杜甫在湖北公安,地处江汉。思归客:杜甫自谓,因为身在江汉,却时刻思归故乡。

  乾坤:天地间。腐儒,即迂腐的儒者,这里实际是指不会迎合世俗的、正直的读书人。诗人以此自嘲,但也颇有自负之意:天地之间象我这样的"腐儒"还能有几个呢?

  片云句:诗人慨叹自己和浮云一样在远天飘泊无定所。

  永夜句:与孤月一起度过长夜。

  落日:借指暮年。这时杜甫五十六岁。

  苏:复苏。病欲苏:病快要好了。

  古来两句:用"老马识途"的典故。《韩非子·说林》:"齐桓公征伐孤竹以后,在返回途中迷失了道路。管仲提议用老马在前面领路,于是找到了归途。诗人借此表示:自己虽年老多病,但还可为国效力。

江汉的诗意/江汉的意思

  自古以来存养老马是因为其智可用,而不必取其体力,跋涉长途。尾联用老马识途的典故,比喻自己身虽年老多病,但智慧犹可用,还能有所作为。《韩非子·说林上》里讲,春秋时管仲随齐桓公伐孤竹,春往冬返,迷失道路。管仲提议用老马领路,于是找到了归途。“老马”是诗人自比。

江汉赏析

  杜甫给人们印象多是悲愁叹老,感时伤怀,嗟病怨苦,忧国忧民,你很难想象杜甫也有清狂得意、壮志凌云的时候,这不,他的五言律诗《江汉》就是这样一首悲而能壮、气势磅礴的沉雄之作,品读、玩味之余,我为老杜的孤寂落寞而悲哀,更为老杜的壮心不已而惊叹。不管飞黄腾达还是穷愁潦倒,杜甫都是利国利民,忠心不移,这份执着一念、孤注一掷的毅力,这份百折不屈、坚贞不渝的意志,足以催人泪下,动人心魄。下面对《江汉》稍作剖析。

  全诗是这样写的:“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苏。古来存老马,不必取长途。”前四句言“悲”,“悲”中有“壮”。“江汉”是诗题,也是诗歌首句开头用语,还是一个极易引发人们广泛联想的地名,寓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漂泊流徙,四海为家之意,暗示了诗人客滞江汉的窘境。“思归客”三字饱含无限辛酸,因为诗人思归而不能,成为天涯沦落人,而且这种客居异地、颠沛流离的生活由来已久,仍将延续,似江汉流水绵绵不尽,如瑟瑟秋风哀哀不绝。“乾坤一腐儒”句,在“腐儒”前置一“乾坤”,顿觉天荒地老,风云变色,人世苍桑,感慨万千。此句包含“自鄙而兼自负”这样两层意思。天高地阔反衬出人生的孤单渺小,微不足道;浩浩长天,茫茫宇宙,人生与之想比的确是苍海一栗,短暂而脆弱,这与杜甫诗句“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的意味颇为相似。另外,“腐儒”一词别有深意,杜甫身在草野,心忧社稷,孤忠永存,痴心不改,此等到老不衰、顽强不息的爱国思想,在常人看来,也许是冥顽不化,迂腐至极,可在老杜看来却是恪守不疑,矢志不移。试想,如此不分穷达,不顾流俗,殚精竭虑,效命尽忠,乾坤之内,能有几人?此腐儒颇有顶天立地,一往无前的志士风范。三、四两句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诗人写远浮天边的片云,隐喻自己飘泊不定,居无定所垢流浪生活;写永夜孤悬的明月,暗示自己孤独冷清,无依无靠的悲苦处境。片云夜月与诗人同孤共远,可想而知人在旅途的艰辛困苦,也可见出诗人思归之情的急切、深沉。特别不可忽视的是,皎皎明月虽然远在天边,孤独落寞,可是它的银辉四射,朗照万物让天地生色,这分明又象征着诗人效忠君王、忧虑民生的耿耿忠心,换句话说,诗人的一片忠心象高天孤月一样皎洁明亮。王安石有诗云“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明月寄忠心,暗示诗人尽忠效命,重返朝廷的期盼。“明月”的隐喻意义与杜诗类同。

  前四句诗写景言“悲”,有江海余生、思归无望的愁苦,有孤独落寞、穷愁潦倒的困窘,有辗转飘泊、颠沛流离的辛酸;但是更有孤忠长存,禀性不移的坚强和效命君王,许身国家的忠诚。品读深味,诗句悲中有壮,哀而不伤,颇有沉雄痛快之风格。

  诗歌后面四句抒情言志,字里行间洋溢着一股昂扬奋发、积极进取的激情,给人以老当益壮,穷且益坚之感。面对年迈体弱,风烛残年,诗人不是哀愁叹老,颓唐不振,而是壮心不已,信心百倍,颇有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气魄;面对飒飒秋风,面对老病缠身,诗人不仅没有悲叹哀伤之感,反而觉得大病将愈,意兴盎然,这与李白“我觉秋兴逸,谁云秋兴悲”的思想境界颇为相似,表现出诗人身处逆境而壮志凌云的豪迈之情。如此壮怀激烈、跃跃欲试的诗句,怎不令人心动神驰,神彩飞扬呢?“古来”二句,化用典故,再一次强化了诗人老当益壮的情怀。“老马”用了《韩非子•说林上》中“老马识途”的故事:齐桓公伐孤竹,迷惑失道。他采纳管仲“老马之智可用”的建议,放老马而随之,果然“得道”,走出困境。诗人以“老马”自况,强调古人存养老马,不是利用它的日行千里的功力,而是采用它的绝地制胜的智慧。我虽是“腐儒”一个,但心犹壮,病欲苏,跟老马一样,并非一无用处,关键时候还是可以凭借自己的经验和智慧为国家,为人民做事的。当然,老马自喻,也含有怀才见弃的不平之气。统而观之,四个诗句,触景兴感,用典设喻,没有悲凄惆怅的哀叹,没有临风伤怀的幽怨,只有报国思用的慷慨,只有竭尽忠智的殷殷期盼,对于一个穷愁老迈的诗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种昂扬奋发,积极进取的人生姿态更可贵的呢?我们由此不也感受到了一种不甘平庸,不屑颓靡的豪雄之气吗?

  和李白的昂首天外、高蹈尘世不同,杜甫总是头顶蓝天,足踏大地,把目光投向多灾多难的人民,沉郁顿挫,忧心忡忡,他的一江水、一片云、一轮月,他的一身病、一颗心、一匹马,无一不折射出诗人心忧国民,将以有为的情怀。我们体察得到他的忧愁苦恨,我们更感受得出诗人的雄心壮志,在那个兵戈满地、烽烟四起的年代,在那个亡命天涯、朝不保夕的时期,杜甫能够高瞻远瞩,励志奋发,承担家国大忧大患,喊出时代最强音,千秋百代之后的我们只能献上我们由衷的缅怀和崇高的敬意!

江汉的作者—杜甫简介

  杜甫,人称杜子美(公元712—公元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诗人,号称“诗圣”,现实主义诗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三别”(《新婚别》《垂老别》《无家别》)。原籍湖北襄阳,生于河南巩县。初唐诗人杜审言之孙。唐肃宗时,官左拾遗。后入蜀,友人严武推荐他做剑南节度府参谋,加检校工部员外郎。故后世又称他杜拾遗、杜工部。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一生写诗1500多首,诗艺精湛,被后世尊称为“诗圣”。

  杜甫是我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世界文化名人。杜甫曾任左拾遗、检校工部员外郎,因此后世称其杜工部。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以“沉郁顿挫”四字准确概括出他自己的作品风格,而以沉郁为主。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其诗多涉笔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人民疾苦。

  苦,他的诗反映当时社会矛盾和人民疾苦,因而被誉为“诗史”。杜甫忧国忧民,人格高尚,诗艺精湛。杜甫一生写诗一千五百多首,其中很多是传颂千古的名篇,比如“三吏”和“三别”,并有《杜工部集》传世;其中“三吏”为《石壕吏》《新安吏》和《潼关吏》,“三别”为《新婚别》《无家别》和《垂老别》。杜甫的诗篇流传数量是唐诗里最多最广泛的,是唐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对后世影响深远。同李白被后人称为“李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