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游原文

  昔者与高李,晚登单父台。

  寒芜际碣石,万里风云来。

  桑柘叶如雨,飞藿共徘徊。

  清霜大泽冻,禽兽有馀哀。

  是时仓廪实,洞达寰区开。

  猛士思灭胡,将帅望三台。

  君王无所惜,驾驭英雄材。

  幽燕盛用武,供给亦劳哉!

  吴门转粟帛,泛海陵蓬莱。

  肉食三十万,猎射起黄埃。

  隔河忆长眺,青岁已摧颓。

  不及少年日,无复故人杯。

  赋诗独流涕,乱世想贤才。

  有能市骏骨,莫恨少龙媒:

  商山议得失,蜀主脱嫌猜。

  吕尚封国邑,傅说已盐梅。

  景晏楚山深,水鹤去低回。

  庞公任本性,携子卧苍苔。

昔游注释

  昔:以前,从前。

  单父,音善甫,单父台即宓子贱琴台。子贱,孔丘的学生,曾作单父宰,鸣琴而治,后人思之,因名其台曰琴合,在今山东单县,有的注解说“在今开封”,误。晚,岁晚。登台当在冬日。

  碣石,山名,在幽燕境内。远望平芜,直到碣石,万里风云,争来入目。

  杜甫与高李同游,在公元七四四、七四五年(天宝三四年)间,“是时”即指此一时期。按高适《宓公琴台诗序》云:“甲申岁,适登子贱琴台,赋诗三首。”甲申是公元七四四年(天宝三载),是其证。仇兆鳌注谓“公遇高李于齐兖,在天宝四载”,误。“洞达”句,渭道路四通无阻。

  猛士想立边功,将帅想作宰相。三台,三公。蔡梦弼注:“禄山领范阳节度使,求平章事。”

  谓对安禄山,有求必应。如公元七四七年(天宝六载),赐禄山铁券,九载封东平郡王。

  幽燕,即指安禄山。

  此二句正写供给之劳。观此,知唐时,江苏与山东、河北已通海运。

  肉食,指供养之厚。与《后出塞》:“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同旨。

  浦起龙注:“隔河长眺,正忆登台望碣石时也。”其时方当青壮之年,今则已衰颓矣。

  时高李皆亡,欲如昔游时的欢饮,已不可得。

  此二句是说只要人主肯求贤才,不必愁没有贤才。市骏骨,用燕昭王购骏马骨事。龙媒,良马,喻贤才。

  上四句举史实为“有能”二句作证。汉高祖、蜀先主、周文王、武王和殷高宗,便是能市骏骨的;四皓、诸葛亮、吕尚和傅说,便是“龙媒”了。商山,商山四皓。汉高祖欲废太子,四人调护之。蜀主,刘备。《三国志·诸葛亮传》:“先主与亮情好日密,关羽、张飞等不悦,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愿诸君勿复言!羽、飞乃上。”故曰脱嫌猜。周武王封吕尚于齐。殷高宗以博说为相。《尚书·说命篇》:“若作和羹,尔为盐梅!”盐成梅酸,为调羹所需,如贤才为国所急。

  末四句自叹老困干楚山,非治乱贤才,只能如庞德公(三国时人)之携妻子,隐鹿门山而已。

昔游赏析

  这一篇《昔游》专忆与高适、李白游宋、齐事,可作《壮游》的补充。全诗分三段。开头前八句是首段,写登合所见所闻。中间十二句为次段,写当时环境,是登台所感。最后十六句为末段,是前两段的反面,写自己由壮而老,时代则由治而乱。

昔游的作者—杜甫简介

  杜甫,人称杜子美(公元712—公元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诗人,号称“诗圣”,现实主义诗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三别”(《新婚别》《垂老别》《无家别》)。原籍湖北襄阳,生于河南巩县。初唐诗人杜审言之孙。唐肃宗时,官左拾遗。后入蜀,友人严武推荐他做剑南节度府参谋,加检校工部员外郎。故后世又称他杜拾遗、杜工部。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一生写诗1500多首,诗艺精湛,被后世尊称为“诗圣”。

  杜甫是我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世界文化名人。杜甫曾任左拾遗、检校工部员外郎,因此后世称其杜工部。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以“沉郁顿挫”四字准确概括出他自己的作品风格,而以沉郁为主。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其诗多涉笔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人民疾苦。 他的诗反映当时社会矛盾和人民疾苦,因而被誉为“诗史”。杜甫忧国忧民,人格高尚,诗艺精湛。杜甫一生写诗一千五百多首,其中很多是传颂千古的名篇,比如“三吏”和“三别”,并有《杜工部集》传世;其中“三吏”为《石壕吏》《新安吏》和《潼关吏》,“三别”为《新婚别》《无家别》和《垂老别》。杜甫的诗篇流传数量是唐诗里最多最广泛的,是唐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对后世影响深远。 同李白被后人称为“李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