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干行原文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预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忆妾深闺里,烟尘不曾识。

  嫁与长干人,沙头候风色。

  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

  八月西风起,想君发扬子。

  去来悲如何,见少离别多。

  湘潭几日到,妾梦越风波。

  昨夜狂风度,吹折江头树。

  淼淼暗无边,行人在何处。

  好乘浮云骢,佳期兰渚东。

  鸳鸯绿蒲上,翡翠锦屏中。

  自怜十五馀,颜色桃花红。

  那作商人妇,愁水复愁风。

长干行注释

  1、床:这里指坐具。

  2、抱柱信:《庄子·盗跖》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3、不道远:不会嫌远。

  4、长风沙:地名,在今安徽安庆市东的长江边上。地极湍险。

  5、长干行:属乐府《杂曲歌辞》调名。长干里:在今南京市,当年系船民集居之地,故《长干曲》多抒发船家女子的感情。抱柱信:曲出《庄子·盗跖篇》,写尾生与一女子相约于桥下,女子未到而突然涨水,尾生守信而不肯离去,抱着柱子被水淹死。滟堆:三峡之一瞿塘峡峡口的一块大礁石,农历五月涨水没礁,船只易触礁翻沉。长风沙:地名,在今安徽省安庆市的长江边上,距南京约700里。

长干行的诗意/长干行的意思

  记得我刘海初盖前额的时候,

  常常折一枝花朵在门前嬉戏。

  郎君总是跨着竹竿当马骑来,

  手持青梅绕着交椅争夺紧追。

  长期来我俩一起住在长干里,

  咱俩天真无邪相互从不猜疑。

  十四岁那年作了你结发妻子,

  成婚时羞得我不敢把脸抬起。

  自己低头面向昏暗的墙角落,

  任你千呼万唤我也不把头回。

  十五岁才高兴地笑开了双眉,

  誓与你白头偕老到化为尘灰。

  你常存尾生抱柱般坚守信约,

  我就怎么也不会登上望夫台。

  十六岁那年你离我出外远去,

  要经过瞿塘峡可怕的滟澦堆。

  五月水涨滟难辨担心触礁,

  猿猴在两岸山头嘶鸣更悲凄。

  门前那些你缓步离去的足印,

  日子久了一个个都长满青苔。

  苔藓长得太厚怎么也扫不了,

  秋风早到落叶纷纷把它覆盖。

  八月秋高粉黄蝴蝶多么轻狂,

  双双飞过西园在草丛中戏爱。

  此情此景怎不叫我伤心痛绝,

  终日忧愁太甚红颜自然早衰。

  迟早有一天你若离开了三巴,

  应该写封信报告我寄到家来。

  为了迎接你我不说路途遥远,

  哪怕赶到长风沙要走七百里!

长干行赏析

  这是一首写商妇的爱情和离别的诗。诗以商妇的自白,用缠绵婉转的笔调,抒写了她对远出经商丈夫的真挚的爱和深深的思念。

  诗的开头六句是回忆与丈夫孩提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景,为读者塑了一对少年儿童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的形象。十四为君妇四句,是细腻地刻划初婚的羞涩,重现了新婚的甜蜜醉人。十五始展眉四句,写婚后的热恋和恩爱,山盟海誓,如胶似漆。十六君远行四句,写遥思丈夫远行经商,并为之担心受怕,缠绵悱恻,深沉无限。门前迟行迹八句,写触景生情,忧思不断,颜容憔悴。最后四句,写寄语亲人,望其早归。把思念之情更推进一步。

  全诗形象完整明丽,活泼动人。感情细腻,缠绵婉转;语言坦白,音节和谐;格调清新隽永,是诗歌艺术上品。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已成描摹幼男幼女天真无邪情谊的佳语。

  李白的这首《长干行》是他向六朝民歌学习的又一成功之作。

长干行的作者——李白简介

  李白(701年2月28日-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诗人,有“诗仙”之称,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汉族,出生于剑南道之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一说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5岁随父迁至剑南道之绵州(巴西郡)昌隆县(712年更名为昌明县),祖籍陇西郡成纪县(今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南)。其父李客,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阳)。存世诗文千余篇,代表作有《蜀道难》、《将进酒》等诗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于安徽当涂,享年61岁。其墓在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他的诗歌创作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主要表现为侧重抒写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很少对客观事物和具体时间做细致的描述。洒脱不羁的气质、傲视独立的人格、易于触动而又易爆发的强烈情感,形成了李白诗抒情方式的鲜明特点。他往往喷发式的,一旦感情兴发,就毫无节制的奔涌而出,宛若天际的狂飙和喷溢的火山。他的想象奇特,常有异乎寻常的衔接,随情思流动而变化万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