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鹦鹉洲怀祢衡原文

  魏帝营八极,蚁观一祢衡。

  黄祖斗筲人,杀之受恶名。

  吴江赋鹦鹉,落笔超群英。

  锵锵振金玉,句句欲飞鸣。

  鸷鹗啄孤凤,千春伤我情。

  五岳起方寸,隐然讵可平。

  才高竟何施,寡识冒天刑。

  至今芳洲上,兰蕙不忍生。

望鹦鹉洲怀祢衡注释

  ⑴祢衡:汉末辞赋家。字正平。《后汉书》:祢衡少有才辩,而尚气刚傲,好矫时慢物。建安初,来游许下,孔融深爱其才,数称述于曹操。操欲见之,衡素相轻疾,自称狂病,不肯往,而数有恣言。操怀忿而以其才名,不欲杀之。闻衡善击鼓,乃召为鼓吏。孔融退而数之,因宣操区区之意,衡许往。融复见操,说衡狂疾,今求得自谢。操喜,敕门者有客便通,待之极晏。衡乃著布单衣、疏巾,手持三尺棁杖,坐大营门,以杖捶地大骂。吏白:“外有狂生,坐于营门,言语悖逆,请收案罪。”操怒谓孔融曰:“称衡竖子,孤杀之犹鼠雀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如何?”于是遣人骑送之刘表,及荆州,士大夫先服其才名,甚宾礼之。后复侮慢于表,表耻不能容,以江夏太守黄祖性急,故送衡与之,祖亦善待焉。祖长子射为章陵太守,尤善于衡。射时大会宾客,人有献鹦鹉者,射举卮于衡曰:“愿先生赋之,以娱嘉宾。”衡揽笔而作,丈无加点,辞采甚丽。后黄祖在蒙冲船上,大会宾客,而衡言不逊顺。祖惭,乃诃之,衡更熟视曰:“死公!云等道?”祖大怒,令五百将出,欲加棰,衡方大骂,祖恚,遂令杀之。射徒跣来救,不及。乃厚加棺敛。衡时年二十六。鹦鹉洲:在湖北汉阳的西南,是长江中的一个小洲。

  ⑵梁简文帝诗,“千春谁与乐。”

  ⑶《三国志》:纠虔天刑,章厥有罪。

  ⑷《楚辞》:“采芳洲兮杜若。”严沧浪曰:才高识寡,断尽祢衡。李榕村曰:前二句向皆错解,玩通章诗意,所痛惜于衡者深矣。虽有才高识寡之言,然至目为孤凤,则操与祖皆鸷鹗之群耳。起句盖言魏武经营天下,而视之直作蝼蚁观者,唯一祢衡也。如此“营”字方有照应,“一”字方有著落。且下句鄙薄黄祖,河故起处张大曹操乎?

望鹦鹉洲怀祢衡的诗意/望鹦鹉洲怀祢衡的意思

  魏武帝曹操是何等的威风,但是祢衡却把他比喻为蚂蚁,他的性格是多么的傲岸不屈啊!黄祖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小人,因为不能容忍祢衡而将他杀掉,以致千载以来都背负着杀贤的恶名。祢衡曾经作赋描写鹦鹉,文不加点,辞采非常华丽,这种才华是一般人所不能企及的。他的文章字字铿锵,像珠子落在玉盘中一样;每一句都很有气势,像要展翅高飞的鸟儿一样。凶猛的恶鸟迫害孤独的鸾凤,千载之后,人们仍不能不为祢衡感到可惜。五岳是在一土一石的基础上矗立起来的,怎么能够悄无声息地将它们铲平呢?这就像诗人心中的怨气不能铲平一样。祢衡如此的才华没有施展的地方,由于统治者的昏庸而遭到杀害。至今鹦鹉洲上,兰蕙等芳草因为哀悼祢衡而不肯生长。

望鹦鹉洲怀祢衡赏析

  这是一首怀古之作。乾元二年(759)冬或上元元年(760)春,李白在江夏写了长诗《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诗中云: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顾惭祢处士,虚对鹦鹉洲。”可见李白对祢衡是很敬仰的,这首《望鹦鹉洲悲祢衡》,可能是同时所写。

  鹦鹉洲在湖北汉阳的西南,是长江中的一个小洲,和祢衡有密切关系。据《后汉书·祢衡传》记载:祢衡少有才辩,而尚气刚傲,好矫时慢物。孔融深爱其才,在曹操面前称赞他。曹操因被其辱,把他送与刘表。刘表又不能容,转送与江夏太守黄祖。黄祖的长子黄射在洲上大会宾客,有人献鹦鹉,他就叫祢衡写赋以娱嘉宾。祢衡揽笔而作,文不加点,辞采甚丽,鹦鹉洲由此而得名。后来,黄祖终因祢衡言不逊顺,把他杀了。李白一生道路坎坷,虽有超人才华而不容于世。这时,他从流放夜郎途中遇赦回来,望鹦鹉洲而触景生情,思念起古人祢衡来了。

  诗的前四句,首先从刻画祢衡落笔,写他的性格和悲惨的遭遇。曹操经营天下,显赫一时,而祢衡却视之为蚁类,这就突出地表现了祢衡傲岸的性格。黄祖是才短识浅之徒,他杀了祢衡,正说明他心胸狭隘不能容物,因而得到了恶名。

  接着四句,举出祢衡的名作《鹦鹉赋》,极赞他的杰出才华。这样一个才华“超群英”的人,命运却如此之悲惨,多么令人痛惜啊!于是引出下面四句。诗人对祢衡的遭遇愤然不平,他把黄祖之流比作凶猛的恶鸟,而把祢衡比作孤凄的凤凰。祢衡被残杀使诗人哀伤不已,心中如五岳突起,不能得平。

  继愤激之情而来的是无限的哀惋。最后四句,诗人为祢衡的才华不得施展而惋惜,为他的寡识冒刑而哀伤。结句把兰蕙人格化,赋予人的感情,似乎兰蕙也为祢衡痛不欲生了。

  这首诗,前八句怀古,后八句抒慨,表达了对祢衡的敬仰和哀惜,透出诗人心底怨愤难平之情。高步瀛评此诗:“此以正平(祢衡)自况,故极致悼惜,而沉痛语以骏快出之,自是太白本色。“(《唐宋诗举要》)这话是不无道理的。

  诗中刻画人物十分精炼,抓住人物特征,寥寥几笔,以少胜多,突出了祢衡孤傲的性格和超人的才华。这两点是祢衡的不同凡响之处,也正是李白所引为同调的。诗中运用比喻、拟人等艺术手法,表现出强烈的感情色彩。他把黄祖之流比作“鸷鹗”,对凶残的权势者表示强烈的憎恨;把祢衡誉为“孤凤”,爱慕、怜惜之情溢于言表。由于恰当地运用了这些艺术手法,全诗形象鲜明,感情深沉而含蓄。

望鹦鹉洲怀祢衡的作者——李白简介

  李白(701年2月28日-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诗人,有“诗仙”之称,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汉族,出生于剑南道之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一说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5岁随父迁至剑南道之绵州(巴西郡)昌隆县(712年更名为昌明县),祖籍陇西郡成纪县(今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南)。其父李客,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阳)。存世诗文千余篇,代表作有《蜀道难》、《将进酒》等诗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于安徽当涂,享年61岁。其墓在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他的诗歌创作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主要表现为侧重抒写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很少对客观事物和具体时间做细致的描述。洒脱不羁的气质、傲视独立的人格、易于触动而又易爆发的强烈情感,形成了李白诗抒情方式的鲜明特点。他往往喷发式的,一旦感情兴发,就毫无节制的奔涌而出,宛若天际的狂飙和喷溢的火山。他的想象奇特,常有异乎寻常的衔接,随情思流动而变化万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