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送刘副使入秦原文

  君即刘越石,雄豪冠当时。凄清横吹曲,慷慨扶风词。

  虎啸俟腾跃,鸡鸣遭乱离。千金市骏马,万里逐王师。

  结交楼烦将,侍从羽林儿。统兵捍吴越,豺虎不敢窥。

  大勋竟莫叙,已过秋风吹。秉钺有季公,凛然负英姿。

  寄深且戎幕,望重必台司。感激一然诺,纵横两无疑。

  伏奏归北阙,鸣驺忽西驰。列将咸出祖,英僚惜分离。

  斗酒满四筵,歌啸宛溪湄。君携东山妓,我咏北门诗。

  贵贱交不易,恐伤中园葵。昔赠紫骝驹,今倾白玉卮。

  同欢万斛酒,未足解相思。此别又千里,秦吴渺天涯。

  月明关山苦,水剧陇头悲。借问几时还,春风入黄池。

  无令长相忆,折断绿杨枝。

宣城送刘副使入秦注释

  ⑴按《唐书·百官志》,节度使之下,有副使一人,同节度副使十人。又安抚使、观察使、团练使、防御使之下,皆有副使一人。

  ⑵《晋书》:刘琨,字越石。少得隽朗之目,与范阳祖纳,俱以雄豪著名。在晋阳,尝为胡骑所围数重,城中窘迫无计,琨乃乘月登楼清啸,贼闻之,皆凄然长叹。中夜奏胡筋,贼又流涕歔欷,有怀土之切。向晓复吹之,贼并弃围而走。刘越石有《扶风歌》“朝发广莫门,暮宿丹水山。左手弯繁弱,右手挥龙渊”云云,凡九首。其《横吹曲》,今逸不存,或指吹胡笳而言,恐未的。

  ⑶张衡《思玄赋》:“超逾腾跃绝世俗。”《世说注》:《晋阳秋》曰:祖逖与刘琨俱以雄豪著名,年二十四,与琨同辟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而寝。中夜闻鸡鸣,俱起曰,“此非恶声也。”

  ⑷《史记》:“所将卒斩楼烦将五人。”李奇曰:“楼烦,县名。其人善骑射,故以名射士为楼烦,取其美称,未必楼烦人也。张晏曰:楼烦,胡国名。”《汉书》:羽林掌送从。武帝太初元年置,名曰“建章营骑”,后更名“羽林骑。”费昶诗:“家本楼烦俗,召募羽林儿。”

  ⑸上元(唐肃宗年号,公元760─761年)中,宋州刺史刘展举兵反,其党张景超、孙待封攻陷苏、湖,进逼杭州,为温晁、李藏用所败。刘副使于时亦在兵间,而功不得录,故有“统兵捍吴越、豺虎不敢窥。大勋竟莫叙,已过秋风吹”之句。

  ⑹《诗经·商颂》:“有虔秉钺。”《南齐书》:秉钺出关,凝威江甸。季公,谓季广琛。《旧唐书》:上元二年正月,温州刺史季广琛,为宣州刺史,充浙江西道节度使。《十六国春秋》:英姿迈古,艺业超时。

  ⑺戎幕,节度使之幕府。羊祜《让开府表》:“伏闻恩诏拔臣,使同台司。”注:“台司,三公也。”

  ⑻《汉书》:贯高,此固赵国立名义不侵为然诺者也。

  ⑼北阙,是上书奏事之徒所诣者。《北史》:“鸣驺清路,盛列羽仪。”章怀太子《后汉书注》:“陷,骑士也。”

  ⑽《诗经·大雅》:“韩侯出祖,出宿千屠。”

  ⑾《江南通志》:宛溪,在宁国府城东。

  ⑿《世说新语》:谢安在东山畜妓。毛苌《诗传》:“《北门》,刺仕不得志也。言卫之忠臣不得其志耳。”

  ⒀古诗:“采葵莫伤根,伤根葵不生。结交莫羞贫,羞贫交不成。”

  ⒁《汉书·高帝纪》:“上奉玉卮为太上皇寿。”应劭曰:“卮,饮酒礼器也。古以角作,受四升。”晋灼曰:“音支。”颜师古曰:“卮,饮酒圆器也。”《韩非子》:“今有白玉之卮而无当。”

  ⒂庾信《荡子赋》:“关山惟月明。”郭仲产《秦川记》:陇山东西百八十里,登山岭东望,秦川四五百里,极目泯然。山东人行役至此而顾瞻者,莫不悲思。故歌曰:“陇头流水,分离四下。念我行役,飘然旷野。登高望远,涕零双坠。”

  ⒃胡三省《通鉴注》:宣州当涂县有黄池镇。《一统志》:黄池河,在太平府城南六十里,东接固城河,西接芜湖县河,入大江,南至黄池镇,北至宣城县界。《江南通志》:黄池河,在池州当涂县南七十里,宁国府城北一百二十里。一名玉溪,郡东南之水,皆聚此出大江。河心分界,南属宣城,北属当涂。

宣城送刘副使入秦的意思

  老兄你就像西晋诗人刘琨,雄豪当时第一人。

  在被包围的城头吹起凄清的《横吹曲》,创作慷慨的《扶风词》。

  你等待着腾跃的机会,鸡鸣起舞,枕戈待旦,志枭逆虏,虎啸龙吟。

  你用千金买骏马,奔走万里追随王师。

  结交的都是英勇善战的楼烦将领,侍从的都是威猛的羽林军。

  你统兵捍卫吴越之地,豺虎般的安禄山也不敢窥探。

  你立下大勋竟然没有被嘉奖,功绩如秋风吹过。

  掌握兵权有季广琛将军,凛然威猛,英姿勃勃。

  对你寄有厚望,好好掌握兵权,将来你必定是三公等宰辅大臣之材。

  感激你一诺千金,纵横驰骋,两无猜疑。

  你将回皇宫汇报,鸣马向西方疾驰。

  属下列将都来为你饯行送别,帐下英僚痛惜分离。

  四筵嘉宾斗酒,在宛溪岸边歌啸唱咏。

  你与东山歌妓携手,我高咏《北门诗》。

  你富贵我平贱,结交本不易,别伤了葵花的根。

  感谢你以前赠我紫骝马驹,今天又用白玉卮酒杯倾酒痛饮。

  同欢共饮万斛酒,也未能解你我相思之情。

  此地一别,千里遥远,秦吴两地,如隔天涯。

  月光虽明媚,关山度越难,陇头水流喘急,水声如人悲歌。

  借问你几时回来? 如春风再入这里的黄池河。

  别让我长期相忆,折断满树的绿杨枝。

宣城送刘副使入秦赏析

  《宣城送刘副使入秦》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晚年创作的一首五言古诗。全诗四十二句,二百一十字,称赞刘副使,表达惜别之情。

宣城送刘副使入秦的作者——李白简介

  李白(701年2月28日-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诗人,有“诗仙”之称,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汉族,出生于剑南道之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一说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5岁随父迁至剑南道之绵州(巴西郡)昌隆县(712年更名为昌明县),祖籍陇西郡成纪县(今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南)。其父李客,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阳)。存世诗文千余篇,代表作有《蜀道难》、《将进酒》等诗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于安徽当涂,享年61岁。其墓在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他的诗歌创作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主要表现为侧重抒写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很少对客观事物和具体时间做细致的描述。洒脱不羁的气质、傲视独立的人格、易于触动而又易爆发的强烈情感,形成了李白诗抒情方式的鲜明特点。他往往喷发式的,一旦感情兴发,就毫无节制的奔涌而出,宛若天际的狂飙和喷溢的火山。他的想象奇特,常有异乎寻常的衔接,随情思流动而变化万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