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奔书怀原文

  欃枪扫河洛,直割鸿沟半。历数方未迁,云雷屡多难。

  天人秉旄钺,虎竹光藩翰。侍笔黄金台,传觞青玉案。

  不因秋风起,自有思归叹。主将动谗疑,王师忽离叛。

  自来白沙上,鼓噪丹阳岸。宾御如浮云,从风各消散。

  舟中指可掬,城上骸争爨。草草出近关,行行昧前算。

  南奔剧星火,北寇无涯畔。顾乏七宝鞭,留连道傍玩。

  太白夜食昴,长虹日中贯。秦赵兴天兵,茫茫九州乱。

  感遇明主恩,颇高祖逖言。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

  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

南奔书怀注释

  ⑴漫漫:一作“时旦”。《楚辞》:“靓杪秋之遥夜。”遥夜,长夜也。

  ⑵《孟子疏》:《三齐记》云:齐桓公夜出迎客,宁戚疾击其牛角高歌曰:“南山粲,白石烂,生不遭尧与舜禅。短布单衣适至骭,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曼曼何时旦?”桓公乃召与语,悦之,遂以为大夫。

  ⑶《史记》:陈平曰:“臣事魏王,魏王不能用臣说,故去事项王。项王不能信人,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虽有奇士不能用,平乃去楚。闻汉王之能用人,故归大王。”

  ⑷《尔雅》:“彗星为欃枪。”曹植《武帝诔》:“搀抢北扫,举不浃辰。”

  ⑸《史记》:“项羽乃与汉王约,中分天下,割鸿沟而西者为汉,鸿沟而东者为楚。

  ⑹《书·大禹谟》:“天之历数在汝躬。”孔安国《传》:“历数,谓天道也。”《正义》云:“历数,谓天历运之数,帝王易姓而兴,故言历数为天道。”

  ⑺云雷,用《周易·屯卦》义,其卦以震遇坎,故取象云雷。其义以乾坤始交而遇险难,故名屯。屯,难也。

  ⑻《魏略》:邯郸淳诣临淄侯植,归,对其所知叹植之才,以为天人。《周书》:“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

  ⑼虎竹,铜虎符、竹使符也。《诗·大雅》:“价人维藩,大宗维翰。”

  ⑽张翰为齐王冏东曹掾,因秋风起,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遂命驾而归。

  ⑾自来白沙上:一作“兵罗沧海上”。《文献通考》:真州,本唐扬州扬子县之白沙镇。胡三省《通鉴注》:今真州治所,唐之白沙镇也,时属广陵郡。《扬州府志》:白沙洲,在仪真县城外,滨江,地多白沙,故名。按《南史》,南齐于白沙置一军,即此。

  ⑿《左传》:越子为左右句卒,使夜或左或右,鼓噪而进。按《唐书·地理志》,江南东道润州,又谓之丹阳郡,领丹徒、丹阳、金坛、延陵四县。

  ⒀鲍照诗:“宾御纷飒沓。”

  ⒁《左传》:楚疾进师,车驰卒奔乘晋军。桓子不知所为,鼓于军中,曰:“先济者有赏。”中军、下军争舟,舟中之指可掬也。

  ⒂《左传》:华元夜入楚师,登子反之床,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爂。”杜预注:“爂,炊也。”

  ⒃《魏书·陆真传》:东平王道符反于长安,杀雍州刺史鱼元明,关中草草。《洛阳伽蓝记》:洛中草草,犹不自安。《左传》:蘧伯玉遂行,从近关出。谢惠连诗:“倚伏昧前算。”

  ⒄《晋书·明帝纪》:王敦将举兵内向,帝密知之,乃乘巴、滇骏马微行,至于湖阴,察敦营垒而出。有军士疑帝非常人。又敦方昼寝,梦日环其城,惊起,曰:“此必黄须鲜卑奴来也。”于是使五骑物色追帝。帝亦驰去,马有遗粪,辄以水灌之。见逆旅卖食妪,以七宝鞭与之,曰:“后有骑来,可以此示也。”俄而追者至,问妪,妪曰:“去已远矣。”因以鞭示之。五骑传玩,稽留遂久。又见马粪冷,以为信远,而止不追。

  ⒅《汉书》:荆轲慕燕丹之义,白虹贯日,太子畏之。卫先生为秦画长平之事,太白食昴,昭王疑之。应劭曰:燕太子丹质于秦,始皇遇之无礼。丹亡去,厚养荆轲,令西刺秦王,精诚感天,白虹为之贯日也。苏林曰:白起为秦伐赵,破长平军,欲遂灭赵。遣卫先生说昭王益兵粮,为应侯所害,事用不成,其精诚上达于天,故太白为之食昴。昴,赵分也。将有兵,故太白食昂。食者,干历之也。

  ⒆《晋书》: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渡江,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词色壮烈,众皆慨叹。

  ⒇江淹《恨赋》:“拔剑击柱,吊影惭魂。”

南奔书怀的诗意/南奔书怀的意思

  漫漫遥夜,空歌白石。

  甯戚未能辅助齐王,陈平终于辅佐汉王。

  叛军横扫河北洛阳地区,几乎形成楚汉相争,以鸿沟为界的局面。

  劫数未完,还有很多云雷灾难。

  永王受皇上诏遣,掌管藩镇,手握虎竹符。

  我被请入他的僚幕,侍笔在黄金台傍,传觞于青玉案上。

  并不因为秋风起想吃鲈鱼,才有思归的思想。

  是因为主将受到谗言挑拨,王师忽然分离叛变。

  从白沙顺流而下,在丹阳江岸鼓噪而行。

  宾客卫士如浮云,从风各自消散。

  只省下几个人,一手就可以数尽,城上尽是士兵遗骸。

  我匆匆逃出近关,此行真是失算了,不该出山。

  迅速南奔如流星火,可是北边的寇盗却无人抵抗。

  没有七宝鞭诱惑追兵,让他们留连道傍玩耍。

  太白金星夜里吞食了白虎星,长虹贯日,永王被杀。

  秦赵正在天兵混战,茫茫九州大乱。

  感遇明主的知遇之恩,很钦佩祖逖的豪言壮语。

  我的壮志是过江过江,清扫中原。

  现在计划毁了,不禁拔剑砍击前庭大柱,悲歌自叹,与谁重论得失。

南奔书怀赏析

  《南奔书怀》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作于安史之乱爆发后,诗中含有忧时愤世,为国立功的现实色彩,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史料价值。

  一般学者把《南奔书怀》系于公元757年(唐肃宗至德二载)。郭沫若在《李白与杜甫》中认为此诗写于公元755年(天宝十四年)冬季安禄山叛乱时。郁贤皓《李白洛阳行踪新探索》(《南京师大学报》1986年第3期)一文认为此诗说明了李白携宗夫人,由梁园经洛阳沦陷区向西过函谷关奔逃的经历。

南奔书怀的作者——李白简介

  李白(701年2月28日-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诗人,有“诗仙”之称,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汉族,出生于剑南道之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一说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5岁随父迁至剑南道之绵州(巴西郡)昌隆县(712年更名为昌明县),祖籍陇西郡成纪县(今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南)。其父李客,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阳)。存世诗文千余篇,代表作有《蜀道难》、《将进酒》等诗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于安徽当涂,享年61岁。其墓在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他的诗歌创作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主要表现为侧重抒写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很少对客观事物和具体时间做细致的描述。洒脱不羁的气质、傲视独立的人格、易于触动而又易爆发的强烈情感,形成了李白诗抒情方式的鲜明特点。他往往喷发式的,一旦感情兴发,就毫无节制的奔涌而出,宛若天际的狂飙和喷溢的火山。他的想象奇特,常有异乎寻常的衔接,随情思流动而变化万端。